本站温馨提示:谨防诈骗、赌博等非法行为,请勿轻易付款给陌生人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财产损失!发布广告请联系qq:1605397638。点击链接网站说明

情感

生命诚可贵,为啥这么多人在拼命换事业

发布人shuishou
地区
发布时间2019-01-27 23:03
两种方式加入我们
1、注册免费会员发布微信群、公众号、个人号。
2、付费会员加推荐并马上占领重点广告位。
微信群正在以每天100个以上的速度增加
生命诚可贵,为啥这么多人在拼命换事业
现在看到得癌症的人多了,37岁地产刘凌峰癌症患者,41岁前华为高管患癌离世……关注媒体新闻的人时不时可以看到患癌的报道,生命诚可贵,为啥这么多人在拼命换事业?不要失去健康才知道健康可贵。
 
A轮的时候,他意气风发,看到的只是未来;B轮的时候,他鬓角的头发莫名其妙地没了;C轮融资给他带来的是植物神经紊乱,不少部位还有一些奇怪的疼痛……
今年国庆假期时,“商业人物”的一篇《逝者与未亡人》刷了很多人的屏。“春雨医生”创始人张锐的突然死亡,时隔一年仍然让人扼腕叹息。
张锐的死因是心肌梗塞,追其病理病因,30%的诱因是过劳。
就在这篇文章刷屏的两天后,又有一个噩耗传来:公众号“趣塘沽”创始人大志突发心梗去世,年仅30岁。
张锐的妻子说过一句话,“创业真的是九死一生。”
内容创业亦是如此。外界看到的更多是头部大号日进斗金,千万级融资消息不断,然而光环的背后,是无数熬夜熬得通红的双眼,狂增的体重和焦虑不安的心。
在这个飞速发展的行业中,谁也不敢放慢向前奔跑的步伐。微信上消不完的小红点,日更带来的选题枯竭,上涨缓慢的粉丝数,到月底还没完成的KPI……像幽灵般啃噬着内容从业者的身心。
有人咬牙坚持着,有人努力寻找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点,有的人却在路途中猝然倒下。
 
生命诚可贵
还是有那么多人在拼命换事业
“趣塘沽”是天津塘沽的本地号,为当地人提供各类生活资讯,成立已四年。国庆节期间,仍然以每天7-8条的图文高频推送。10月7日,公号只发了一篇文章,带来一个令人悲伤的消息。
“今天凌晨四点左右,趣塘沽创始人大志突发心梗,经抢救无效,不幸离世,他就这么突然地走了……”
 
10月28日下午,苏州广电总台新媒体中心原主任王干余因突发心肌梗塞去世,还差三个月就能过50岁生日。
据澎湃新闻的报道,他的业务能力很强,今年7月份刚从苏州广电总台离职创业。
有人调侃说新媒体人不是在追热点,就是在追热点的路上。加班、作息不规律已经成为一种常态,尤其是内容创业者,不仅要应对内容创作的精神压力,还要不断思考商业变现的难题。
前段时间,一张咪蒙一边打着吊瓶输液,一边坐在电脑前写稿的照片,让很多人感慨实在太敬业。但这种“敬业”背后又有几分惶恐,难道要如此拼命才能做成头部大号?
 
咪蒙多次在文章中说自己经常熬夜,咪蒙的助理黄小污告诉我们,“前不久还一周熬了三个通宵,咪蒙跟我们熬完三个,她自己又熬了第四个。”
在镜头前嬉笑怒骂的papi酱也曾在采访中说,每天她都在和时间赛跑,一睁开眼睛,脑海中就蹦出四个大字:选题,内容。
无论是头部风光无限的自媒体人,还是在温饱线上拼搏的“公号狗”们,都各有各的焦虑和烦恼,有无数的理由让人熬夜、失眠。
 
拼命并不能缓解焦虑
可他们为何还要拼?
“宇宙第一网红”咪蒙,已经写出了500多篇10w+。开矩阵号、搞新媒体创作大赛、做内容付费……这一年来,她的动作越来越多,早已不是单纯写稿的自媒体人。
从一个公众号做大,融资、招新、开拓业务……这是内容创业者的常态。可怕的是,咪蒙身上似乎只有加法,没有减法。时至今日,公众号“咪蒙”的推送,几乎篇篇都是她的原创。
拼命有没有换来事业?不好衡量。唯一可量化的是,比起去年她又胖了十几斤。上月接受新榜采访时,她谈到自己焦虑的根源:内容越来越难了,因为对手越来越厉害,读者对内容的要求越来越高,好内容已经不够了。
 
对很多一线从业者而言,最焦虑的不过“选题”二字,最烦恼的还是“过劳肥”。
根据国际肥胖标准,腾讯评论栏目《今日话题》的五位编辑,BMI(国际通用体重指数)都大于25,不是超重就是肥胖。
 
主编丁阳,工作7年胖了40斤;
资深编辑张德笔,工作5年胖了50斤。
 
丁阳说,工作前几年,熬夜最凶,这几年已经好多了。
被丁阳称为“熬夜狂魔”的杨津涛,是另一个栏目《短史记》的编辑。每周他都要写一期专题,写专题当天晚上必熬夜。他强调,自己口中的“熬夜”是“真熬夜”:“就是一整夜不睡的那种,最多睡两三个小时。”
写一期专题的流程大体是这样:从第一天早上开始,思考选题、查找资料、确定结构,然后夜里写作,直到第二天上午修改完成。对他而言,真正焦虑的是选题,所以加班写稿的过程中,并没有那么焦虑。
按照规定,头天晚上熬通宵的,第二天可以调休。上午推送后,杨津涛可以回家补觉几个小时——虽然这并不能恢复精神,但聊胜于无。
 
既然无法缓解焦虑,又为何要熬夜加班?对大多数内容创业者来说,答案几乎都是“热爱”和“心安”。
“原来我是个很有条理的人,但现在事情多的已经条理不起来了。”papitube签约自媒体张猫说,全职做自媒体后,他每天工作时长不固定,大概都在10小时以上。有一次,因为接下来几天要出差,他一口气拍摄制作了三期节目,累到崩溃。
随身携带安眠药的他,并不觉得加班能缓解焦虑。明知熬夜不好,甚至觉得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,他还坚持熬夜剪片,因为“选择这行就是因为热爱,这是我自己的作品,就算没回报也绝对会让自己心安”。
同样每天工作时长超过10小时的“直播榜”主编陆然,为了采访一位有争议的人物,曾“跟随采访对象几乎12个小时,回到家就动笔,写到天亮”。这是为了时效性,更是因为“内心充满热情”。
“因为做文字工作,有时会更喜欢做一名黑夜工作者,白天容易被打断,更乐于在夜晚创作。”前两天给同事做培训,陆然讲话两个多小时,结果发现自己出现明显的胸闷气短现象。他推测这和熬夜有关,但“为了满足大家的期待”,他还是会做下去。
 
加班让我变老
有没有办法不焦虑?
都说人这一辈子很可笑:年轻时,拿命换钱;年老了,拿钱换命。
内容创业者有没有可能避开这个恶性循环?并没有确切答案,但大多新媒体人都有这个愿望,都在尽力走出焦虑,和熬夜加班说再见。有人是这样应对的:
1. 坦然面对,降低欲望
长期观察新媒体行业的魏武挥,这样解释内容创业者的焦虑:早期进来的人享受了红利,两三年就能做成大事,人都是有贪欲的,会想继续保持这样的发展。但内容创业进入到一个相对平缓的时期,就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飞速发展。要缓解这样的焦虑,应该坦然面对现状。
 
36氪深度报道主编杨轩,提到很多缓解焦虑的研究,比如:利他会快乐;有伴侣会比较快乐;有稳定的社交关系会比较快乐。所谓“稳定的社交关系”,其实就是“你在小地方、熟人社会会比较开心”,但她同时也会反问:你能放弃大城市的赚钱机会和可能性吗?
佛教的解法,可能对内容创业者有所启发:降低自己的欲望。想通了,要的不那么多,得失心不那么重,危机就过去了。
2. 有目标,不拖沓
比起降低欲望,还有更实在的解法:有目标和不拖沓。
因为经常熬夜,张猫此前几乎都是中午才开始工作。他现在的调整之法是:最晚凌晨12点睡觉,早上6点早起工作,“总比熬夜强得多,养生这东西全靠自己的意念,成年人肯定知道什么对自己好”。
 
公众号“有点牛”的主编李卓铃,则直接来一句:“加班会让我变老,不美丽。有目标就不焦虑。没有目标,无论忙不忙都会焦虑。”
对她而言,解决办法有两个:第一,办公桌上摆个镜子,看看自己因为加班而憔悴的脸;第二,经常了解一下各种高端护肤品的价格,再对比下自己的工资。
这么做,是为了提醒自己:没钱买高端护肤品的,赶紧把手上的工作做完,给自己留下保养、保健的时间。
3. 坚持每天走一万步
曾被称为“科技圈里最勤奋的记者”的雷建平,从腾讯离职创业之后,依然保持每天更新数条原创科技资讯,但他告诉榜妹自己并不觉得焦虑,反而感觉挺愉快的。
忙碌的工作中,他平衡工作与休息的方式是:坚持每天走一万步。
 
熬夜效率并不高。原南方人物周刊副总经理陈磊,在当记者的十年中很少熬夜加班,倒是每周会抽空去打篮球,“每周一两次,多的三四次,让肉体的疲惫和集中精力,来缓释选题、写作等的焦虑”。现在他在丁香园品牌部任资深总监,更是整天把“管住嘴迈开腿”挂在嘴边。
早上讨论选题时,榜哥总结了内容创业者的焦虑来源:行业的快速发展,同行的竞争,眼前的钱和未来的钱,心中的欲望和身上的压力。
你认同他的说法吗?你又面临着怎样的焦虑?
我来说两句

    
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